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全部文章详情

【那個真的JX】都被魚給禍害的

2020-05-06阅读 70 北美釣客 我要关注


“每年的春天一來,實際上也不意味着什麼,但我總覺得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似的,我心裏總是蠢蠢欲動,可等春天整個都過去了,根本什麼也沒發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錯過了什麼似的,你能明白嗎”—《立春》


電影《立春》


身處的大玉米地(美國俄亥俄州)每年4月中旬總會有一場雪,或大或小,這場雪一化,春天就像是發了春的動物一樣撒着歡,帶着各種花花草草撲面而來。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像《立春》裏的王彩玲一樣蠢蠢欲動,坐立不安,總覺得有千萬條白鱸在江河湖海里等着我,就迫不及待的數着日子,發信息問朋友,你家的dogwood開花了沒?不解釋一下准以爲我是個花癡。



今年春天尤甚,因爲備戰馬拉松每天跑步,近一年沒出去浪過,疫情的原因在家憋了近7周,越憋着越想出去,人就是這麼賤,容易得到的時候不珍惜,得不到的時候費勁心思的想去撈。加上州長在例行發佈會上特意多次提出可以出去釣魚,小心思就此活絡起來了,看着每天攀升的確診數字,暗想實際敢出門釣魚的人肯定很少,轉而一想,結合我以前每次打算出門釣魚前“暗想”的實際結果完全符合範廚師的“豬也是這麼想的”定律:每當我或因天氣或因假日覺得是個釣魚的好時機,而且肯定沒有人去,並立即興奮不已的“出了村,就過了河,我過了河,就上了山,我上了山,就進了城的”一路跋涉到釣點的時候,總會有幾頭豬早已經站在釣點那裏或齜牙,或冷目或驚愕的迎接我。現在這個時候要是去了,發現已經有一堆豬在那裏且沒法keep social distance 豈不是白跑一趟?想着沒事兒就買點的那一堆塑料皮,想着因爲疫情已經很久行無車了,豈可食無魚......想着昨天跑步看到池塘邊的一隻大藍鷺都吃上了魚,就這麼着一早奔到釣點,果然居然竟然已經有豬2頭!


離開的時候小停車場已經滿了


幸好是河堤,有足夠的空間可以騰挪閃躲,正打算搭訕時這廝上了一條,趁着他齜牙咧嘴樂不可支landing的時候打探了下魚情,釣魚久了被問得最多的就是多重的鉤,什麼顏色的餌,要是藉機拿了你用的鉤和餌之後還不行,繼而就是問你放了有多深?什麼?數了10個數?你是one Mississippi two Mississippi 的數呢還是,噢,一、二、三、四、五、六、七,問問天,問問地,還有多少裏,那樣的數?什麼?還要抖杆?你是像輕度帕金森那樣的抖,還是癲癇那樣的抖?如此這般的沒釣到魚前的各種焦急和迷信的對話與行爲就像到了幼稚園,這個時候一定要本着把本來很簡單的事說的非常玄乎的原則,對方纔會相信你,不然肯定認爲你藏着掖着:要那麼簡單他還能學不會?如此這般還不上魚的話,對方多半就會慢慢的先冒着纏線的風險往你落鉤的地方拋,繼而慢慢的一點點移動蠶食你的釣點,直到你都不好意思的說來我們換換位置吧,至此對方若還不上魚的話你得及時的搬梯子遞板凳:嗯看來剛纔那是一羣過路的魚。


2020年後第一條white bass


2020年第一次漁獲


現在每年釣到的魚數不勝數,對於我總是當年那第一條最難忘。釣魚人之間肯定不乏這樣的問答,也一定會有那麼一個騷人內心焦急的等着你問,表面卻故作漫不經心的停了杆,哆哆嗦嗦掏出一根菸,悠悠然的燃了,眼神渙散的看着遠方說我想是下一條。凡遇到這種裝十三的一腳給踹到水裏再給壓上幾個鉛墜準沒錯。


我人生的第一條魚是大概10來歲的時候釣到的。一個夏天的午後遠遠的看到池塘水面一片紅色,好奇的走進了看是一大片紅色的魚在水面透氣。那個時候貌似居家必備的《生活百科知識大全》上有教怎麼釣魚,於是搬來書拿了蠟燭燒紅了一根縫衣針,用鉗子彎成一個魚鉤,魚線用家裏縫鞋的尼龍線,書上說用鵝毛羽杆剪成一段段的穿在魚線上,最好用新鮮的鵝毛,我想新鮮的莫過於活拔了?於是去活撥鵝毛的時候轉眼就被一羣鵝追着羣毆,那場面至今到看到這裏的一羣羣的Canadian goose時還心有餘悸。幸好鵝撲騰的時候落了一些羽毛,就這樣扛着根新砍的斑竹,帶着一堆肥蚯蚓,釣到了人生第一條紅鯽魚。


來到大玉米地讀書的第二年帶着一家子去公園玩的時候看到池子裏一羣羣的小魚,還有幾條大傢伙悠然自得的時遊時停,當下誇下海口說有魚竿肯定能把魚釣上來。那個時候根本就不知道什麼spinning rod 和cast rod之分, 也不知道釣魚要買釣魚證,去Walmart 按照兒時的經驗買了最便宜的2截的竹子制的魚竿,在後院挖了一堆蚯蚓,興沖沖的跑到公園奔着大魚扔,哪知大魚睬都不睬(後來知道那貨就是large mouth bass),還好有種是餌就吃的傻魚bluegill釣了一堆。


Walmart 還有賣,居然降價了!


有了這次經歷後,一有空就拎着破魚竿滿世界找池塘,某一次找到了一個插着catch and release的生態池塘,岸邊一條條大傢伙慢悠悠的在水裏晃悠,我走近了也不躲閃,顫顫巍巍的把掛着蚯蚓的魚鉤放到魚附近,然後按捺着激動在岸邊呆坐着,魚貌似也看到了岸邊的我,也紋絲不動的在水裏和我賽呆。這哪成?我怎麼能失了身份和一條魚比呆?提着竿子就把蚯蚓放在魚嘴附近,奇蹟出現了,這貨猛一擺頭,張口就咬,激動的我連忙提竿,它左衝右突,好不容易拉到岸邊快擱淺的時候這廝一個神龍擺尾就把線繃斷了!很久後才知道是large mouth bass產卵護巢,我丟的魚鉤侵犯了它的領地才被它咬,那條魚是我來玉米地最難忘的一條魚之一。


有了愛好後不難找到興趣相同的人,教會一位弟兄帶着我在一條小溪流裏第一次見識了white bass run,給我了第一根spinning road 並教會我使用,同樣的釣魚病我也有,還病的不輕,釣不到魚的時候就覺得魚線魚餌魚竿都不順眼,某次去field and steam 買魚竿的時候認識了本地一位釣魚界大佬,自此開始正式加入肉宗,開始潛心鑽研各種武林祕籍,不知道哪次遇到一個老黑,聊到了第一次見識到的white Bass run,這廝隨口說了句cottonwood bloom,white bass run,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啊,我如獲至寶,四處打聽什麼是cottonwood,乃至於第二年春天朋友說村東頭的王二蛋幾天前釣了10多條white Bass,我盯着顆cottonwood 暗想這不科學啊,沒聽見這樹喊我要開花,我要發芽啊。



回去放狗搜索才明白是哪裏是什麼cottonwood,根本就是dogwood.


認識人多了“走進釣魚小社會,體驗人間大世界”,有專門玩硬餌釣small mouth 和large mouth的,大體是拿一三角鉤把魚鉤了,再費半天勁解了,放手裏再磨挲一會兒,看到了大點的心情好了估計還得掐着魚嘴拍個合影,魚要是會說話估計都會求他來個痛快的。還有不管漁規限制,大小通吃的,有拿小魚的就有正義化身的各種擠兌拿了不合尺寸的魚的,想起某次夜黑風高的老眼昏花留了一條小皮皮,估計同行的某位看到了後不說反倒暗戳戳的告訴了其他人,第二天我就在小羣裏各種被旁敲側擊,拐彎抹角的擠兌。那場景我要不去自首就得自剖。


嗯,借很早退出“江湖”的一位朋友說過的話“都特麼被魚禍害的”。




原創內容,版權歸北美釣客和作者共同所有。歡迎微信羣和朋友圈轉載。合

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北美釣客,講述華人漁民自己的故事!


歡迎加入北美釣客讀者作者微信羣。感興趣的朋友請在留言裏留下微信號,我們會盡快發出邀請。同時歡迎訪問北美釣客微博:http://weibo.com/naanglers 和微信視頻號!


往期精彩文章:(更多原創內容,歡迎移步北美釣客公衆號)


“魚家樂” 有獎徵文啓事

2020年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與其啥也沒幹光見證歷史,不如給自己的歲月留一點文字。

【Huangdy】活出多彩人生-疫情下的漁民生活

其實病毒沒能打亂我們的生活,我們只不過把生活過出了另外一種詩情畫意。

茂密夢難圓

我們說了那麼多句“不見不散”,終究變成了今天的“後會有期”。但願再見面時,都能道一聲:“別來無恙”。

【LonelyPlanet】難忘瘋狂激動快樂的時光 – 釣魚五年回憶

雖然釣魚時間不長,但也慢慢領悟出兩個釣魚的祕密要訣,

【方明】紅色皮卡 神祕情緣

一輛車,一段情。一個偶然的發現,揭示一個永恆的主題。

【皮皮魯】魚多人少速來

最寒冷的天氣,最火熱的魚情!






上一篇:老美釣鰱魚,爆爽爆搞笑

下一篇:【Alan】冰釣花花的選餌經驗談

分享到:

相关文章